_楼衣

喜欢夏花的人在夏天死。

10.29

少爷生日快乐呀。

没什么想说的,千言万语也就汇成一句,我们爱你,也会继续陪伴着你。

看直播追视频玩游戏的确挺不容易的,但是你更不容易。也希望你以后越来越好还没黑粉,直播间人数20w+,yk播放量越来越多,总之能对你好的一切我都要许愿。

能认识你,我真的很高兴。

生日快乐。

不打tag,把这份心情留给我自己。

“手事间奏的旋律有如黄莺冻泪眼模糊似的,在深山幽谷雪开始融化的初春时节,水势增涨的潺潺溪流间,风声呼呼响起松籁,东风造访原野山林,梅花盛开如云似霞,芳香扑鼻,四野花团锦簇正是景色宜人,从山谷飞向山谷,枝头跳到枝头,移转啼唱的鸟儿心事,皆在隐约间倾诉净尽。”

摘自 谷崎润一郎,《春琴抄》。

卷黑卷/多年不见后的眼神交流

空间里的梗,原句是eyes meeting again after not speaking for years.

rps卷黑卷无差,真人无关。
一个清水的短打,拿来练手。有点跑题,毕竟他们多年前也没见过面啊。

————————————————————
纯黑看着不远处的那个高个子的男人,然后微微皱了皱眉头。

那人大概身高有一米九的样子,个子格外高挑,虽说瘦但是却并未显得弱不禁风。他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正侧对着他靠着电线杆和一个姑娘说话。

说起来还是他那头卷发成功地吸引了纯黑的目光,男人的头发蓬松而微卷,看上去很是柔软,也不太像是烫过的样子。

嗯,纯黑当时想,应该是天然的卷发吧。

那卷毛正跟他身边的姑娘说得来劲,其实说是聊天不如说是女孩单方面的唠,听口音也不像是上海本地人。小姑娘兴奋地说着诸如今天我看到个有意思的东西这般琐事,而男人只是以点头微笑回应,也不怎么出声,纯黑也就只能听见不时飘来的小姑娘的笑声,他不由得想自己真是无聊疯了吧,大老远地跑到上海来居然就这样怵在马路中央看着一对情侣聊天。

应该是情侣吧,纯黑犹豫了一下。

不对,我自己在这瞎操什么心,傻X么不是。纯黑这样想着,转过身去准备继续在这步行街上逛逛,却清楚听见了那男人的声音。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我艹。

纯黑当时就僵住了,他呆愣在原地几秒后迅速转过头去,动作大得让他身边的路人都惊诧地扫了他一眼。他没去理会,直愣愣地盯着那卷发男人,这才真真切切地开始打量着对方起来。

这么仔细一看,还真是挺像他一直以来的想象的。

除去比自己帅这点。

纯黑这时候心里已经很清楚了,这家伙就是他当年联机一起玩了很久的伙伴,天然卷发。哪怕这么长时间没有联过机,但是卷毛的声音也算是有特色,用他粉丝的话来说就是苏,哪能这么快就忘记。

其实他当时也没想到,一起玩了那么久的人,这种可以称的上革命友谊的关系居然能说淡就淡了。

也是自己的错在先吧,纯黑想,他的脑子很乱,整个人都是晕晕乎乎的。

按自己一贯的作风,应该现在就转身离开才对吧。纯黑想,他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这要真是卷毛,大不了他回家之后再联系他就好了。就说我在上海街头碰到了一个酷似你的人,卷毛估计会说你来上海了怎么不来找我呢。纯黑估摸自己会回答,我又不知道那是不是你,认错了多尴尬。

可是——

这样就再也不能在现实中遇上他了吧。

“走吧走吧,我还要去超市买东西呢。”

小姑娘适时地开口了,这下也把纯黑从自己的沉思中拉了出来,他抬眼看见女孩伸手去挽卷毛的手臂,而他也就任着人拉着,在纯黑眼里这幅样子真是标准的甜蜜。

他突然就放弃了之前去打招呼的想法,纯黑对自己说,怂就怂吧,我还真不愿意去跟一个陌生人打招呼呢。

再说,这种现在在三流电视剧里都不会出现的情节,怎么可能发生在他身边呢。

他可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卷毛也是。

纯黑把手重新插回裤子口袋,准备离开。他想着,回家真的跟卷毛发条消息好了,哪怕他们这么长时间没说过话了。

然而他却没能料到卷毛的动作。

本该是挽着女友的手走向超市的男人突然回头了,他正好对上还没转过身去的纯黑,像是在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一样,目光所及之处纯黑只感觉烫得厉害,他想转身跑开又算了,指不定对方有没有看在他呢。

“嗯?哥哥你认识他?”

女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纯黑不由得想到自己此刻应该傻得要死吧,在这人来人往的步行街上只有他们三个大眼瞪小眼地站在原地不动,卷毛没有说话,稍稍眯起眼睛看着他。

然后他慢悠悠地开口了,仿佛天地间的惊雷般吓得纯黑动弹不得。

“纯黑?”





大概是有后续的吧。

【卷毛:大街上怎么有人一直紧盯着我看?】

卷黑卷/无差的短打。

短!渣!OOC!

rps真人无关,我也不知道为啥会有从卷黑到黑卷这种奇妙的体验。总之他们好好的就好啦,清水无差。试图甜饼。

————————————————————
卷毛眨了眨眼。

他揉了把自己额前的卷发,露出一个看上去有些茫然、其实只是意味着“你在说啥我没听清”的表情。他迷迷糊糊地看向不远处正抱着双臂靠在电脑桌旁的男人,然后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同时也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喟叹。

一身黑的小伙对他翻了个白眼,耸了耸肩撸起一节袖子,然后瞪着眼睛看沙发上一米九的大男孩:“我说我要当上面那个,你有意见吗?”

他的手臂白皙而细瘦,卷毛看着它不由得带着些恶意地想着,就你这样行吗。

一向藏不住话的卷毛于是就这么说了,反正他和纯黑熟得不能再熟了,网上都联机一起玩了好几年,在一场莫名奇妙地面基之后还滚到一张床上去了——这还真是应了他当年打消逝的光芒时说的那句“四个大老爷们都能睡这张床”,虽然现在床上其实就只有他俩。

他说,哦,你这么瘦行吗纯黑少爷。

纯黑被他这句话噎得差点气急,他刷地一下就跑到卷毛面前然后就毫不留情地开了嘴炮,声音都比平时说话尖锐了几分,“你给我滚远点吧卷毛,说你白痴有这么说一个男人的吗!”

“没有没有,我的错我的错。”见他真的来气了,也知道刚才说得太过,卷毛也就放缓了语气去安慰他,温和地把对方拉过来一同坐在沙发上,“别气嘛,让你上就成了。”

纯黑一听就憋不住了,好不容易维持的高冷表情也顺势崩塌,哼了一声就去勾卷毛的下巴,试图表现出一副霸道总裁的模样,结果去被人一把扣住手腕拉到怀里,他惊叫出声,“卷毛!”

“嗯?”

卷毛把头偏过去出了声,纯黑也就直接去啃咬他的脖颈,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喊着“你这白痴”,也没有半点一开始的矜持地“上下其手”了起来。

卷发的大男孩就这样老老实实地任他抱着,也不去理会纯黑的嘀嘀咕咕,带着笑意地回应着:“纯黑少爷想上就上吧,反正只要是你——”

他低下头借着身高优势在纯黑耳边轻轻吹了口气,一点也不意外地看到一向脸皮薄的家伙脸颊泛上红晕,呵呵地笑了几声便继续说道,“都没问题的呀。”

“嗷——!纯黑你这小混蛋居然敢咬我那么重!!!”

“……白痴。”纯黑松开他轻声嘀咕了一句,脸色也重新回到了原先正常的白皙,他得意地抬起头就着这个体位将人按在沙发上,露出一点尖尖的小虎牙,“活该你小子。快叫我一声黑哥包你晚上爽翻。”

黑你妹呀。卷毛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然后稍稍用力从沙发上和他一同滚了下来。

近来颇有感触。

当我越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我就越想让他做被深爱的那一方,放在攻受上就是右边。

尽管爱情里人人平等,但是我总会觉得,他是个那么好的人啊,理所当然被人捧在手心里,我生怕他受到一点伤害感到一点痛苦,希望他一辈子都能平安喜乐,遇到的都是佳人,能够找到属于他的灵魂伴侣。

所以不论是路德维希,还是草薙俊平,或者是周泽楷,对我来说都是如此。

【黄周】秉月而明

*全职高手衍生同人,CP黄少天X周泽楷,双向暗恋。

*一个黄周的520短打,百日黄周的第一篇。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有私设,请注意避雷。

  


 黄少天的嘴一张一合,两片薄薄的唇瓣在不断地吐着话,周泽楷盯着他的嘴唇不由得出了神,他想,简直像是个荣耀里文字泡在头上冒个不停的夜雨声烦。

  


  

 周泽楷在荣耀里不常跟黄少天有什么交集,一枪穿云和夜雨声烦一年到头也难得在竞技场见次面,更何况号称是荣耀第一剑圣的黄少天每天一有时间就缠着君莫笑pkpkpk,所以他基本上见不到夜雨声烦头上冒文字泡的样子,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印象呢——周泽楷在心里琢磨着,然后告诉自己,可是你和他私下见面很多呀。

  

 说是私下见面也不能算是真的见到了面,且不说S市和G市坐飞机都是几个小时的行程,光是轮回的队内训练和活动就让他每天累得够呛。周泽楷一开始不知道黄少天是不是也像他这样忙,后来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对方免了一天到头拍广告接代言的任务,才想明白为什么他能三天两天地就在QQ上找自己聊天。

  

 当然,说话的一直是黄少天。

  

 所以说黄少天和周泽楷私下的关系算得上是出奇得好,这话在联盟里要是放出去了别说苏沐橙江波涛,连周泽楷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到底是怎么好起来的呢,这个想法在他的脑子里一闪而过。

  

 毕竟一个剑系一个枪系,一个轮回队长一个蓝雨副队,之间还隔了几千公里的距离,连方言小吃都凑不到一块去的两个人,最关键的是话量这道任周泽楷空有一双大长腿也迈不过去的坎——他们居然还真的能动不动就视个频聊个天,这种超越了革命友谊的奇妙关系就这样一日复一日的建立了下来,而且愈加稳固。

  

 周泽楷后来想,可能是因为他并不排斥,甚至是喜欢和黄少天的交流吧。这个足以震惊整个轮回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形成,随即迅速发展壮大,他抬眼看着视频里黄少天亮眼的黄棕色短发,颇有些凌乱但是依然显得很自然干净,对方的面容白净而年轻,正值青春的活力在他的脸上洋溢着光彩,周泽楷一时竟有些出神,也听不见黄少天到底在说些什么了。

  


  

  

 “喂喂喂周泽楷你干嘛呢,你在听我说话吗?”

黄少天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炸响,他一个机灵对上青年的眼睛,年轻的剑圣停了下来微微蹙着眉看着他,脸上倒是对他的不在状态没有什么惊异的神色,嘴角依旧是带着些尚未褪去的笑意。

  

 周泽楷一下子反应过来,依然是惜字如金地回应道:“在听。”为了表示他小小的歉意,周泽楷抬起眼对黄少天附送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身在G市的黄少天反而是对他的行为反应可谓称得上是激烈,他直接惊地向后猛地一退,屁股下的转椅也因为他的动作转了半圈,等到黄少天终于把自己和椅子平定下来,他迅速开口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周你刚才自己知道自己有多好看吗多惊为天人吗,那简直是你的粉丝愿意抵上自己的终身幸福换来的一个微笑啊周泽楷!”

  

 周泽楷:“……?”

  

 他向黄少天抛来一个简单的困惑表情,大概是茫然到了有些可爱的地步,黄少天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一个人自嗨般地在那头笑了半天才重新跟周泽楷稍微解释了一下,“就是小周你刚才不是跟本少笑了一个吗,那美的可以说的上是天人啊,回眸一笑百媚生从此君王不早朝的那种……”

  

 “回眸?”

  

 周泽楷抓的重点真是可谓感动人心(黄少天语),他更加疑惑地看了黄少天一眼,独自酝酿了半天才糯糯地开口问道,声音有些犹豫,“……比喻?”

  

 “对对对就是这个,不是我说你啊周泽楷你这样随随便便给人笑的是会被人,嗯觊觎的。”黄少天点头,他的声音突然尖锐了一下,“总之本少告诉你啊你可千万别在外面这么笑啊,要对我笑还差不多不过这是在把我掰弯的节奏啊周泽楷……”

  

 黄少天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周泽楷还没能弄清楚对方诡异多变的称呼就被他这反应搞了个措手不及,他犹豫着是不是要说些什么就听见黄少天又兴奋了起来,“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我还有好多事要跟你说呢啊啊哈哈,这次不准再随便跟我开小差了啊周泽楷同学。”

  


 他默默地点了点头,也不再去纠结对方刚才的停顿,开始认真地听黄少天继续唠他没唠完的嗑。


  

  

  

 黄少天继续在互联网那头滔滔不绝地讲个不停,就算他刚刚出了半天神也能听见剑圣那联盟独特的嗓音和语速在“我今天给早上队长买了奶黄包水晶虾饺黑米粥”和“周泽楷周泽楷你今天在干嘛呢”以及“我跟你说哦我下午拿小号去刷怪的时候被个不长眼睛的家伙给抢了然后本剑圣就用枪系瞬间灭了他,这简直是虐菜嘛你说是不是”之间灵活地跳跃转换着,时间也一分一秒地流动着,时针也很快滑到了十点。

  

 周泽楷看到电脑屏幕上右下角的时间的时候还稍微愣了一下,他是八点多开了QQ跟黄少天视频的,黄少天这一个人的单口相声居然将了近两个小时。

  

 “……黄少。”

  

 黄少天听见他一开口便立马停了下来,他拿起桌上的杯子喝开口水然后草草地擦了下嘴,“怎么了怎么了?”

  

 周泽楷停顿了一下,他隔了两秒才开口,“很晚了。”他指了一下黄少天房间里墙上挂着的钟,对方立刻会意地看了一眼,“哦我还没意识到呢都十点多了,你平时工作忙先去睡吧,我先去打会荣耀再睡,不急呢。”

黄少天说完这句话就打算起身去拿账号卡,结果被周泽楷一句话直接停住了动作。

  

 “我也不急。”周泽楷摇了摇头,他挤出这几个字之后在键盘上敲道,「黄少。」

  

 

蓝雨的剑圣应了一声,他转过头来看着周泽楷,随意开口问道,“怎么了?”


  

 周泽楷敲了一行字过去,他的表情很认真,黄少天不由得抬起了眉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轮回的人形广告牌怎么说都是格外养眼的存在,黄少天心里闪过一句“真好看”之后才定下心去看周泽楷给他发的那句话:

  

 「我刚才在想。」

  

 「为什么会这样。」

  

  

 “诶??”

  

 黄少天愣了下,他发出一个无意义的音节之后也低下去打字,「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你跟我说清楚啊周泽楷,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开始烦我了呸呸呸怎么会怎样呢总之你跟我说清楚啊周泽楷!」  


  

 

 「不是。」

  

 周泽楷看他反应意外得大吓了一跳,他想赶紧爆了手速去解释,但奈何他压根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放弃了打字闷闷地开口了:“……喜欢你,没有。”

  


 似乎觉得不够,他又补充了一句,“别生气。”

  

 黄少天在那头哼了一下,似乎觉得自己太小脾气了赶紧解释道,“没有没有我没生气啊,你别往心里去要是明天被江波涛发现你被我凶了指不定得怎么让队长骂我呢,何况我也没凶你不是。”

  

 周泽楷倒是很乖地在这头应了一声,“嗯。”


  

 “那你说,到底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黄少天撇了撇嘴,他双手合抱在胸前摆出一副大有你今天不讲清楚就别想走的架势,周泽楷见他这样不由得笑了一下,然后赶紧坐直了老老实实地准备回答。

  

 ……怎么到头来还是我给他说啊,周泽楷闷闷地想。

  

 他憋了半天最后才说出这么一句,白皙的脸上也泛上一抹红晕,“为什么……我们会这么熟啊。”

  

 黄少天带着震惊脸拿手指指着他声音发颤地说了三遍“你这就是讨厌我了啊烦我了啊不想跟我说话了啊刚才还和我说什么喜欢你都是骗我的吧周泽楷!!”他最后把他的名字说得很用力,“你还脸红你害羞些什么开心了吧怎么这样,亏我每天都盼着能跟你说上几句话呢我们之间隔着这么远我不是闲得慌啊周泽楷,你给我说清楚是不是这样!”

  

 周泽楷:“……真的不是。”

  

 黄少天这回没出声。

  

 “喜欢你。

  

 “想知道……

  

 “为什么。”

  

 黄少天出奇地沉默了许久,他再次开口居然是在半分钟后,这其中他们之间一直保持着迷一样的沉默,要是这个时候江波涛敲了周泽楷的门或者是喻文州进了黄少天的房间估计都得被这个场景吓个半死。

  

 黄少天:“……就这啊。”

  

 周泽楷睁大了眼睛看着对方,黄少天在摄像头的那头像是有些苦恼地挠了挠头,他的表情有些纠结,不过等他再次看向周泽楷的时候目光中是那种剑圣一贯的自信和神采飞扬,他恢复了往常的语速然后以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

  

 “这还不简单,因为你喜欢我啊。你喜欢听我说话啊所以你愿意跟我视频啊,这样我们虽然很难见到面但是我们还是能熟啊,你看你现在都能没事跟我回几句话了你说是不是啊。

  

 周泽楷怔怔地点了点头。他想,说不定真的是这样呢。

  


 “对了周泽楷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你就跟我说这个,”黄少天在那头表情很兴奋,他又是像以那种荣耀第一机会主义者的态度对着轮回的后辈谆谆教诲着,“今天是520啊520,520是什么你知道吗,是我爱你的意思啊你知道吗,你说今天跟我说这个是不是因为你喜欢我啊,当然你要是跟你见到的每个人都说我喜欢你本少就要跟你急眼了我跟你说哦。”

  

 “……嗯。”

  

 黄少天继续说,语速快得惊人,“你嗯是个什么意思啊,你要是只对我说了我喜欢你就再嗯一声看看。”

  

 周泽楷把头低下去,他突然感到自己脸颊发烫,他几乎是用蚊子样的细鸣声应了一句“嗯”

之后就别过脸去试图屏蔽掉黄少天在那头的“我就知道哈哈哈周泽楷本少这么帅气你能不喜欢吗”的声音,感觉自己今天肯定有哪里出了问题。

  

 “周泽楷。”

  

 黄少天突然喊了一句他的名字,他回过神去看他,惊讶地发现年轻的剑圣的表情是少有的认真,他一字一句地开口说道:“我也喜欢你,我喜欢你到可以忘记世道混乱,喜欢你到即便天下乱作一片荒冢,只要你在,我便愿做着荒冢最后的受卒。我愿意为你做个像夜雨声烦那样的剑圣守护天下,也愿意因为你,秉月而明。”

  

 他最后轻声说道,声音放得格外温柔和认真,“周泽楷,今天是520,我也要跟你说——

  

 “我爱你。你愿意做我的一枪穿云吗?”

  

 周泽楷感觉到自己的脸颊烫得厉害,他从小到大就被无数人表白过,却从未像如此束手无策。他有些慌乱地点了点头,然后敲过去三个字。

  

 「520。」


 

  

   

 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那个人是黄少天啊。

  

  

  

  

  

  

 完

 

  

 祝看到这里的每个人都520快乐!愿你们也能找到一个能秉月而明的人!

 

 

  

 


给每个社会派推理小说的读者:

就像我一直说的,没有什么罪行是能够凭“死者过去的罪恶”和“加害者的悲剧和可怜”被宽恕的,至少在现在这个社会如此。

一旦剥夺了他人的生命,哪怕是过失杀人,也理应接受法律的制裁。

3.19

翻了过去很喜欢的小说和同人,等我现在再一次冷静下来之后去审视它们,只会觉得文笔粗糙、剧情乏味,仅仅靠单纯的感官刺激来获得阅读的快感。

就像我看恐悬向的小说一样,我深知剧情的扯淡和人物的无力,伪科学种种都可以不顾,只是为了那所谓的刺激——我想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扯淡的事,会发生什么恐怖又血腥的无聊画面,结果就是徒然地浪费时间,还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了自己的口味、审美甚至三观。

在我看来,后者更为可怕。因为我自己深知这一点,所以在我根本停不下来地去刷那些垃圾小说——说得刻薄一点——的时候,我觉得我的瘾很大。对猎奇、恐怖、血腥的情节的上瘾,让我对自己几乎失去信心。

真的很让人头疼,但是至少我在转变,我每每回看过去认为的“好书”和“好文”的时候,终于能够体会到当时自己粗劣的审美,也为自己现在拥有了可以辨识这些文字的基本能力而感到一点点的庆幸。

我希望我以后看书时能够不在只是停留在剧情上,而是切身地体会真正好书——传世经典的精华,毕竟它们真的才拥有值得我反复品味的价值。

记一个伊独的侦探/助手脑洞

费里是美籍意大利人,虽然外表看上去文弱小白脸还有点迷糊,整天无所事事地坐在中央公园旁的咖啡店里速写绘画,其实主业是专门协助处理谋杀案的NYPD警方顾问。

路德是费里大学时期的同学,毕业之后在NYPD任职但位于文职部门。原本多年没有联系却在一次调职到重案组之后和费里偶遇,两人合作破了一个案子之后一拍即合决定在以后成为搭档合作。

然后就是费里设法让路德搬进了他的公寓合租,两人本来只是工作关系却被迫变得亲密起来,德国人也无可奈何地成为了他的专属管家。

大概就是这样的情景:

在没有案子的日子里路德维希几乎只能把费里从床上挖出来,后者还迷糊又不耐烦地缠着对方一边嘟囔着“无聊”;但是碰上了有案子的早晨,路德维希就会在面对早已做好的意大利面和挑选好的衣服醒来,费里在一旁掐着表跳脚让他马上到现场去,然后拿上自己的速写本披上风衣冲进计程车里,还不忘对着路过的年轻女孩眨眨眼。

梗很老套,大部分设定都是来自美剧Elementary和各种各样的推理小说。

但是光是想想平时外表无害又懵懂的费里面对着犯罪现场眼睛放光,激动地挥舞着手臂拉着路德维希跑现场的样子,我就觉得非常!可爱!最后还把自家的助手拐上了床这样的剧情真的好喜欢啊。


厚颜无耻地占一个tag,要是有人想写就太期待啦。

如果没有的话那我就来开坑了(弱弱地